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ngqingcao-gh 的博客

 
 
 

日志

 
 

说事5—《是谁造就了她心灵的脆弱》  

2013-07-09 20:03: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个秋天的早晨,阴湿的空气让人们都有昏昏欲睡的感觉。张梅的心比天气还要阴沉还要沉重。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单位,她害怕那夜的黑暗,她更怕清晨的到来。在新一天刚刚开始的时候,她将面对那一张张光鲜亮丽的笑脸,被她称作同事的那些男人和女人们都活的那么幸福,那些女人们一个个都很滋润,她们像幸福的女皇一样。张梅心里自嘲自己活脱脱一个祥林嫂。因为一夜未眠,这一张脸灰蒙蒙的缺乏光泽,她想自己的脸看上去一定带有晦气。她实在没有勇气面对那一张张得意的面孔,她们的夜晚一定休息的很好,要不怎么会那么朝气蓬勃一脸的光芒呢。她不想再接受生活中更多的不如意了。她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这是她从娘胎里带来的那种与生俱来的特质。她也是习惯了隐藏自己内心世界的人,也许是从小的生活造就了她的这种似火的内心和冷静的外表吧!她想抗拒这些带给她不幸和苦难的一切,她想抗争、她想逃避、她想结束这一切。在这个世界上她唯一放不下的是她的孩子,那个还上幼儿园大班的天真的儿子。但儿子又怎么能知道妈妈心里的苦呢!孩子,妈妈对不起你了,妈妈已经无法再承载这样的生活了,妈妈要离开你了,我走了你爸爸就会管你了。当她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一切的苦难即将结束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被人发觉的欣慰的微笑。就在这一天早晨大家陆陆续续上班的当儿,一个年轻身影从5楼办公室的窗口纵身挑下。她的鲜血染红了她身下硬邦邦的水泥地,她的灵魂也随之离开了她的躯体,飘荡一个幸福的世界里去了!
     张梅在一家事业单位的研究所工作,她的内心里总这么想:自己的个子没像了父亲的高大,自己长的没像了母亲漂亮。张梅的父母都是各自单位的领导干部。张梅大学毕业后分到母亲的单位从事研究工作。从小到大她家的生活条件都比较优越,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儿。母亲本来可以生两个孩子的,但为了工作和提拔就要了她一个。母亲是个很强势人,她事事要强,这一点在母亲的单位是大家公认的。张梅从小到大“服从”多于自己做主,生活上的事情没有什么需要她多操心,她只要配合母亲就会有一个不错的出路。从小到大母亲也很少问她“需要什么”、“喜欢什么”!而母亲总是告诉她“应该怎么做”,母亲总是给她安排好了一切!在母亲“科学”的安排下,骨子里和母亲一样要强的李梅从小学、中学直到大学都在不错的学校上学,而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直到大学毕业来到母亲所在的这个研究所工作,她都算是给母亲长脸的乖女儿。如果不出意外,她会从初级职称升到中级直到高级工程师或者还能提拔成为单位的领导,如果沿着那样的人生轨迹,张梅的生活不能说有多辉煌但至少也是令人羡慕的。但可惜她没能走多远,在30岁刚刚出头的年龄,她那默默地一个高空跳跃,她的人生之路戛然而止了。
    张梅的母亲刚刚从单位退休三两年,她自己正在竞争评工程师的职称,不知是因为考试成绩不够理想,还是因为她在评审时没有通过,总之这次她没能评上中级职称,人们都说她太要强了,都说她没有她母亲的那份顽强。她选择在单位跳楼自杀一定是因为在单位的事情不顺心了。至于她究竟为什么选择跳楼,谁也没法了解她深层次的原因!
    张梅算一个幸运的人但真正是一个不幸的人!她从小生活优越但她仿佛从来没有真正的快乐过!工作狂的父亲和强势的母亲让她感觉到生活就是“努力”加“服从”,人生需要她考虑的问题并不多。但在婚姻大事上她做了一次叛逆的选择,她没有去听从妈妈的安排找那家门当户对的领导家儿子做丈夫,而是选择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工人大叔家的儿子做老公。结婚前的他随和而有理想,但结婚后的他懒散而拖拉。他在一家机关单位工作,工作环境比较优越;但他不思进取,还不善解人意。她劝他趁年轻努力才有前途,他说努力管什么用,现在的当官都是关系,要不就是靠送钱,咱这两条路都走不通,努力也是白费的。张梅觉的他的话不无道理,但那总不是做人应该有的态度。他一如既往地和那些麻友们扎在麻将堆里,半夜三更回家是常事,有时是通宵达旦。她要评职称又要照顾上幼儿园的儿子,苦和累对她来说也许是一个次要的方面,最让她痛苦的是他的麻木不仁和他的无聊。她抗争过,她规劝过,但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刀驾在脖子上也无所谓的样子。她感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她想到过寻求父母亲的帮助,但她没脸去寻求同情,她的父母会帮助她关照孩子,依她母亲的性格不会给她安慰而是对她叛逆的数落,她也不想她的儿子重复她童年在家长制环境中的感受,于是她选择一个人默默地忍受着,没有兄弟姐妹和好朋友分担她的不幸于痛苦。职称的评审她没能顺利过关,文凭不如她硬的几个人都先于她评上了中级,这让要强的母亲和自己都颜面上下不去。丈夫给他安慰话是“评什么职称,我养活你,”她感觉他的话仿佛来至另一个星球,她对她无语了,然后他继续着他没完没了的码长城。
    连续2.3个晚上丈夫都玩到凌晨才回家,对他来说也没什么,不就是和朋友们在一起玩玩吗?要不干什么呢?张梅已经没有了和他交流的必要了,她知道“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两个人面对面却说不出一句话

”。他们结婚有7年了吧这大概就是“七年之痒”吧。张梅

夜夜无法入睡被痛苦地折磨到天亮,然后压抑着最大的痛苦强颜欢笑去迎接新一天的挑战。要强的她在家人和同事面前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但她的心在滴血,她心里认为自己是一个生活的失败者。
    张梅想到过离婚。但她觉得那是件丢人的事,她不能让儿子生长在一个残缺的家庭,她不能成为人们议论的话题。多少个孤独的夜晚她都想从自己家的楼上跳下去,结束这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但她都没有勇气去做,因为那样人们会一下子想她一定是家庭不幸才选择自杀的!于是她还是选择了在单位,至少可以挽回一点自己死后的面子,人们会想一个好学校毕业的年轻人因为评职称不顺心自杀了,她想:这样也能给曾经不平凡的母亲争回一点面子吧!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