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ngqingcao-gh 的博客

 
 
 

日志

 
 

龙城五钗  

2014-03-06 22:39: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赵梅月
                           一,偶遇

  春节刚过,龙城的人们都在享受着春节小长假带来的休闲。过年走亲戚是中国人古老的风俗,讲究礼仪的龙城人虽然更喜欢呆在家里的安静时光;但礼节性的走访还是少不了的。这个正月的天气显得有些太暖和,因为一个冬天没有下雪,空气中的悬浮物视乎多了不少,环保意识提高了的龙城人放鞭炮的少多了。空气中的火药味少了,但节日的气氛似乎并没有减少。在龙城的大街小巷里,到处可以看到从私家车或者出租车里走出来身着节日盛装手拎礼品的人们 ,多是晚辈看望长辈,学生看望老师,徒弟看望师傅的,这礼物不需要厚重但带去的更多是一份感激和情谊。现在人们带的礼物不再像前些年一盒糕点送到亲戚家里后,这家又转到那家,转来转去到最后那变质的糕点只好被丢进了垃圾箱。这些年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物质丰富了,走亲戚时拎在手里的礼物花色多了也更有品味了,常见的是牛奶、水果、苍叶和葡萄酒之类健康食品。亲戚越走越近,多日没见的亲戚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唠唠家常也是假日里的一件乐事。

  大年初六王欣远领着上大学的儿子去三姨家串门,儿子小龙穿了一件韩版的时尚毛呢大衣,棱角分明的五官和修长的身材看上去很精神。小龙要开车过去的,他的父亲也要他自己开车锻炼锻炼;但王欣远没同意,做母亲的总是顾虑太多,她不放心刚从大学里拿到驾照的儿子的技术,她也不喜欢到处找停车位的感觉,母子两人还是打车出门的。

  王欣远的三姨家住在城南一所旧式的小区里,小区的大院里有多栋六层高的楼房只有临街的这栋是25层的建筑,三姨家的新房子就在这栋高层上。出租车来到小区门口,王欣远母子两一个人手里拎着牛奶,另一个人手里拎着水果和小米走进了小区的院子。众多的私家车停满了院子,有的地方仅能走过一个人。迎面走来的男士和王欣远打招呼:“是小王吧!走亲戚来了?”

  “小马过年好呀!”“还小马呢都20年过去了,早变成老马了。”王欣远认出了这位过去的老邻居也是曾经的同事赵梅月的爱人。

“是的,我来看看我三姨,我已经习惯了就叫你小马吧,我们有些年没见了,自从我们搬离老院后就在街上碰见过两次呀!小马你家搬到这儿几年了?”“大概也10多年了,这房子除了小点别的还可以!”

 小马道:“唉!本来想一半年买套大点的楼房搬个家,谁想到梅月她出了事!”

 王欣远说:“我听说梅月她出了车祸,我在报纸上也看了那篇报道。她太不幸了,真令人惋惜呀!那么要强能干的一个人就那样走了,我都不敢相信,前两年我遇到梅月看她脸色很差,我还劝她不要太要强了身体是第一位的。没想到那就是最后一次见她,她的身体一定不太好吧?”

“说来话长了,小王你大概不知道吧,这些年梅每月变化太大了,连我都快不认识她了!”王欣远和小马谈的热闹忘记了儿子还等在旁边,小龙看母亲还没有走的意思就礼貌地说道:“妈你和马叔叔说一会话,你把东西给我,我先上老三姨家去了。”王欣远说:“好的”。看着小龙远去的背影,小马说,小龙长成大后生,咱们住一个院时他才那么点小,时间过得太快了!”

 一个姑娘推了一辆自行车走过来,马师傅看自己和王欣远挡住了人家的去路便说道:“小王你不着急上楼吧,今天我想和你唠唠嗑。”

 王欣远看小马还有话要说,他们俩来到走道旁边的一颗大树下面,这里比较宽敞,一个小花池挡住了欲停下来的车辆,花池里的灌木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炮屑。王欣远和小马就站在花池说起话来。

 王欣远问道:“梅月是去年冬天出的事吧?”

“唉,是去年11月5号已经过去了4个月!”

 王欣远问:“出事那天她准备去哪呢?”

“唉,其实我也不知道她要去那儿了,只是过后我猜测她是去交警大队了,大概在冥冥之中有什么鬼祟在作怪呢!小王你不知道,梅月出车祸的那天也就是那位姓毛的交警自杀的第10天呀,你说怪不怪呀!”

“小马交警自杀是怎么回事呢?王欣远问道。

“那是前年的事了,其实梅月她已经出过一次车祸了,那次也是她过马路不小心被汽车撞了,那次撞的不要紧,就是受了一点外伤,处理事故的毛警官让对方给梅月赔偿了3万元,但那3万元远远不是梅月理想的数字。以我看足够了,所以我一再劝告她、阻拦她不让她再找人家毛交警,我说自己没什么大事就是最幸运的了,撞你的那司机也是拖家带口的不容易,可梅月她就是不依不饶,她固执地认为处理事故的毛警官一定是吃了对方的好处,所以处理事故不公平偏向了对方。她好歹就是不听劝,后来我就不管她了,她三天两头到毛警官那里闹事,还去上面告了人家的状,害的人家受了处分。毛警官大概受处分后压力太大又一再受到梅月的骚扰,他一时想不开就上吊自杀了!”说道这里小马直摇头。

 王欣远说道:“是吗,有这么严重的事!我只是听小薇说过她嫂子做了不少出格的事,没想到还有这事呢,真令人难以相信呀!”

 马师傅继续说:“还有你更想不到的呢,就在人家毛警官自杀后,梅月她还继续去交警闹事,我已经气的没一点办法了,梅月出事的那几天我因为晚上下夜不在家,白天她每天都往外跑也不告诉我去干什么,我回家老看不到她的人影。我估计她还在找人家交警队的麻烦,出事的那天她一定又去交警队了,她回来时经过快车道时被汽车撞飞的,你不知道,那天正好也是毛交警自杀的第十天。哎,这是巧合也是必然呀!”

 看到小马愁容满面,一脸的沮丧,王欣远真替他难过。小马摇摇头继续说:“小王和你惯了也不怕你笑话,你也了解梅月这个人,她做的这些事我真不好意思说给别人听!今天就想和你说说,我知道你也不是外人,和你说这些丢人的事,我也不怕你笑话了,你看我说起来就没完了,都耽误你走亲戚了吧!”

  王欣远劝道:“小马呀我们是多少年的老邻居了大家谁都了解,我想有些话还是说出来的好,不然窝在心里会生病的,你的苦衷我能理解,梅月的变化你也是无可奈何的,你们做了半辈子的夫妻,你怎么能忍心看她一天天往绝路上走呢,你也是没办法呀!小马我先去走亲戚,以后见面再聊!”王欣远和小马挥手告别!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